战“疫”一线内蒙古医务工作者群像写真

发布日期:2020-02-21 19:48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量:
  •   新华社记者

      厚厚的防护服是白衣天使的战袍,脸上的勒痕是救死扶伤的勋章。“疫魔”当前,白衣天使变身英勇战士,冲锋在最危险的地方,用生命捍卫生命。他们用精湛的医术和仁爱之心,让患者感受到亲人般的温暖和安全;他们舍小我为大家,日夜奋战在抗疫一线,只为早日战胜“疫魔”,让人们重归岁月静好的生活。

      是天使,更是战士

      “我深知病毒的危险,也知道家人为我担心,但到最前线去是我唯一的抉择!”李斌是内蒙古第一批赴湖北医疗队成员,也是呼和浩特市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的主任医生,先后参与抗击非典、汶川地震救灾,一次次在最危险的地方,与死神抢夺生命。“我也怕,也累,但是作为‘白衣战士’,战胜‘疫魔’是我们的天职。”李斌说。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疫”中,很多像李斌一样的医护人员,日夜奋战在疫情最严重的地方,用心血、汗水捍卫患者生命。截至2月18日,内蒙古已派出7支医疗队和1支疾病预防控制队、600余名医护人员驰援湖北。

      还有更多的医护人员坚守在祖国北疆,同样面临疫情的考验。内蒙古自治区第四医院是新冠肺炎确诊患者的一线定点收治医院,副院长王文胜和呼吸内科主任关丽英夫妻,是内蒙古第一批收治感染患者的医务人员。

      “一线”意味着危险和责任,他们与病人接触最频繁、感染机会最高。特别是王文胜刚做过心脏手术,身体仍在恢复中。但关丽英还是义无反顾地支持丈夫,并紧随其后递交“请战书”。“这种时候没得选,我们只有互相打气,祈福这场战役早日传捷报!”王文胜说。

      患者安好,便是晴天

      “今天是我来武汉的第7天。”韩至娇在日记中写道,“患者说我虽然是个小不点,但干事情还有模有样的。”

      23岁的韩至娇是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人民医院护士,刚工作半年便加入支援湖北医疗队,在2月4日抵达武汉后投入紧张的工作中。“我准备带恢复好的患者跳舞运动,让他们多一些快乐。”韩至娇说,“患者安好,便是晴天。”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内蒙古各地的医护人员不论远赴湖北,还是坚守草原,在积极救治患者的同时,他们更多时候用悉心的呵护与暖心的陪伴,让患者在隔离病房中感受到春天般的温暖。

      这个春节,在内蒙古满洲里市人民医院接受治疗的新冠肺炎患者李海(化名)吃到了“世界上最甜的西瓜”。给李海买西瓜的是护士长王春玲。“冬天在满洲里确实不好买西瓜,但听到患者有了食欲,这有利于恢复,所以再难买,我也要为他买到。”王春玲说。

      “每天微信聊天安慰自己,将药包在写满鼓励话语的手绘纸片上……”李海说,他能在每一处细节感受到医护人员的关爱,“有他们在我身边,我深深体会到了什么是‘医者仁心’。”

      在内蒙古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隔离病房,住着一个仅4个月大的婴儿,其父母确诊感染新冠肺炎,收治在另一所定点医院。“妈妈不在身边,我们就做宝宝身边的‘妈妈’。”护士长李叶荣说,医院专门从儿科抽调6名护士,24小时轮班照护,并准备了一次性奶瓶、奶粉、尿不湿、儿童衣物等,陪伴宝宝度过留观期。

      舍小我,换岁月静好

      今年54岁的宫梅是内蒙古自治区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医师,临床经验丰富的她主动请战加入了内蒙古首批驰援武汉医疗队,丈夫孟江涛作为感染科专家,遵照组织安排留守后方。“作为医务人员,哪里需要我们,我们就去哪里。”孟江涛说。

      智丽娟是内蒙古自治区人民医院感染科护士,刚休完产假的她泪别7个月大的孩子,毅然走上防“疫”前线。“每天工作都是穿防护服、进病区、测体温、查体、给药,往往一天下来,防护服里除了汗水就是奶水。至于憋胀的感觉,只有在想孩子的时候才会发觉,当床头铃一响,就什么都忘了。”智丽娟说。

      每天坚持四五个甚至七八个小时,不吃饭、不喝水、不上厕所,为的是不浪费一件防护服,还有的医护人员剪去长发,延迟婚礼日期,甚至倒在了抗“疫”战场。包长命是内蒙古兴安盟科右前旗沙力根嘎查的一名村医,他承担起全嘎查30多名返乡人员的排查和健康检测工作。因工作劳累,他突发脑溢血倒在了路上,年仅49岁。

      自疫情发生以来,内蒙古锡林郭勒盟中心医院建立了疫情防控应急梯队,短短1天的时间就有300名志愿报名。包头市中心医院相继有上百名护士将请愿书上交到护理部。“很多人都说我们是疫情防控战中的逆行者,而我们只是想尽一点绵薄之力。”锡林郭勒盟中心医院呼吸内科副主任樊秀珍说。

  • 相关新闻: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

中国健康世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06006962号 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