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和家人得了不治之症时选择最少的治疗

发布日期:2019-12-28 15:47 来源:未知 浏览量:
  • 医生和家人得了不治之症时选择最少的治疗

    这是85岁的老人充满管子,在去世前反复说的话。
    躺在病床上,带着氧气面罩,喉部打了个洞,一根粗长的管子连向呼吸机,鼻孔插着胃管,……
    这是中国很多大病家庭的现状,在人生的最后时间里花掉几乎所有的积蓄,受尽了痛苦,最终离开了这个世界。
    但是,医生们也有可能做出与我们普通人不同的选择。
    1
    医生如何离开这个世界?
    美国是癌症治疗水平最高的国家之一,当美国医生自己面对癌症时,是如何面对和选择的呢?
    2011年美国医生肯明威发表了报道《医生选择如何离开人间?这才是我们应该选择的方式!》,在美国社会引起了很大的关注。
    几年前, 查理---一位非常有名望的骨科医生患上了胰腺癌!
    Charlie做手术的医生是业内名医,胰腺癌患者的5年生存率从5%增加到15%,代价非常痛苦,患者在治疗过程中不能死亡。
    查理 拒绝了这位名医的治疗方案。第二天,他关掉了自己的诊所,他放弃了化疗和放疗,也没有再做任何手术,他把剩下的时间都用在了陪伴家人。
    几个月后,在家人的陪同下,查理在家里去世了。 在生命的数量和质量之间,他选择了质量。
    在美国,有些医生重病后专门在脖子上挂着“不要抢救”的小牌。
    因为医生们在工作中目睹了很多“无效的治疗”——对于呼吸暂停的患者采用最先进的技术继续生命。 患者的气管被切开,插入导管,与机器连接,不断给药。
    一名医生为患癌父亲作的最后选择
    陈作兵、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主任医师、医学博士得知父亲患有晚期恶性肿瘤后,将父亲送回老家。 停止放射线治疗和化疗,让父亲享受最后的人生,父亲昏迷,呼吸停止的情况下,告诉母亲不要采取积极的救护措施。 如果可能的话,镇静催眠让父亲安然离开这个世界。
    这是一个医生对自己父亲临终治疗方案的抉择。
     
    陈作兵(右一)和父亲(左一)
    “肿瘤末期,全身转移,无法手术。 同事的亲友提出一系列治疗方案。 以前是我给别人选的方案,现在轮到我父亲决定治疗方案,我无能为力”
    陈作兵自己也做过许多次类似的抢救,即使是用最新的抗肿瘤药物,一针剂几千元,也不过是延长一个月或者几个月的生命,躺在重症监护室里的病人意识似有似无,逐渐多脏器衰竭,有的脑死亡之后,家属依然会让医生继续抢救……
    陈作兵把父母送回老家。 父亲回到村里,很少有人知道他得了癌症。 陈作兵不要跟亲戚说话,只要安静地过悠闲的日子就好。 母亲在父亲的陪伴下,父亲不吃药,也不打针,直到死都很幸福,没有晚期肿瘤患者那么瘦。
    我们面对最大的问题是如何安详地离开
    “科学技术发展到今天,医生面临的最大问题不是患者如何生存,而是如何平静地离开”
    1999年,巴金先生重病入院治疗。鼻子里从此插上了胃管,进食通过胃管,一天分6次打入胃里。胃管至少两个月就得换一次,长长的管子从鼻子里直通到胃,每次换管子时他都被呛得满脸通红。长期插管,嘴合不拢,巴金下巴脱了臼。只好把气管切开,用呼吸机维持呼吸。
    巴金想放弃这样的人生,但家人和领导人都不同意,所以他没有选择的权利。 所有爱他的人都希望他活着!
    巴金在病床上煎熬了6年,死前他说:“长寿是对我的折磨。”
    德国哲学家尼采说“不尊重死亡的人,不怕生命”。
     
     
     
    让我们看看网民怎么说:
    悦:公公淋巴癌,老公坚持做化疗,因为父母含辛茹苦养育他,供他上学,理智告诉他父亲挺不过三个月,亲情告诉他必须进全力救治,责任告诉他儿女要孝敬父母,义务告诉他不救治必众叛亲离。在妹妹婆婆的坚持下去两个月化疗,公公折磨得没有人样,止疼片吃到不顶事。这就是孝顺,孝敬,逼迫下的过度治疗!老人走了,留给孩子们痛苦得回忆!
    只有那些忘记自己的人生,即使你想要有尊严的死也不想要没有品质的生活,家人害怕舆论,有时也向大家坦白。
    白焰云天:虽然很希望建立安乐死相关法案,但也不得不考虑到一些负面影响及人性之恶,可是能选择的话,谁不想体面而有尊严的离世?
    2
    中医怎么看临终关怀呢?
    中医第一重视神,第二重视气,第三重视身体,当人的身体无法恢复时,保护人的健康不受过度干扰。
    什么是干扰呢?过多的探访、过于嘈杂、过冷或过热的环境,过多的移动,尤其是过多的侵入性检查、治疗。
    人在临终状态下精神非常弱,很敏感,微小的影响会给患者带来很大的痛苦。 所以,除非患者自愿吃饭喝水呛咳,否则不要鼻饲,导管也是一样的,这些都会妨碍人体的正常动作,容易引起泌尿系感染。 我不会做不得已的事情。
    如果要鼻饲,也要考虑病人的中焦脾胃是否能承受,这时候,温热的米汤、参汤比寒凉的营养液、果汁之类的要合适很多。
     
    2003年,有一位江西的国家级名老中医,九十多岁,年老体弱,家人以为老人处在弥留之际,送进了ICU,住了两周,情况不好,后来用参汤、米汤混合,每天鼻饲三次,在中西医合力之下恢复了。
    西方有临终关怀专业的病房,其环境与普通的病房不同,像家一样,而且鼓励患者模仿自己喜欢的东西,如家具、台灯、照片、自然界的声音和光线,家人也在一起。 国内目前这些部分仍然不足。
    人都会有这个阶段,而最后这个阶段,也许是几天,也许是几个月。这个过程,如果有亲友陪伴,喂水、按摩、说话、洗脸、揉揉身体,甚至给他念经、祈祷,这些部分才是临终关怀最重要的一部分。这个过程就是一个充满关怀的交流,也是一个充分的、尽责尽孝的功课。有了这个过程,双方都会很圆满,很安心。最后病人走了,家属心里不会有太多的后悔和遗憾。
    但是,我们现代人有很大的问题,很多人没有时间,两人没有自己的意见,也不能承担责任。 我见到很多人,想把病人留在医院,他愿意花更多的钱,让自己安心。 特别是家里有很多兄弟姐妹,意见不一样的话,就会产生自保心,忘记了什么是对患者的好选择,最后医生宣布“没有人”。 这是空洞,永远存在。
    按照中医和道家的观点,西医认为的临床死亡还不是真正的死亡,呼吸心跳停止后,三魂七魄才会慢慢离开身体,这时候神很虚弱,飘忽不定,但什么都能感受到,所以在那个时候对身体的任何刺激,比如,进行擦身、换衣、防腐、冰冻……这时候的触觉和痛苦比平常要大很多,但这时候家属在精神上给予他的帮助,他也能感受到,这份感受也会比平常大很多。因为这个时候精神的连通性,比活着的人要灵敏很多倍。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

中国健康世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06006962号 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