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红谷滩杀人事件:嫌犯案发前被医院诊断患

发布日期:2019-10-08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量:
  • 【侨报网讯】上海澎湃新闻19日刊发了一篇题为《红谷滩杀人事件》的调查性报道,揭开了这起一度引发广泛关注的恶性案件的神秘面纱。此时,距离年仅24岁的实习律师沈芸(化名)在江西南昌街头不幸遇袭身亡,已经过去了26天。

    早先南昌市公安局透露,北京时间5月24日下午5时18分许,南昌市一名实习女律师和同所另外两名律师三人下班回家,当行至凤凰中大道地铁卫东站1号口时,该实习女律师遭一名中年男子持刀袭击,经全力抢救无效死亡。

    事发现场监控视频显示,行凶者当时冲向并排行走的三位女子并持刀向其中一名女子砍去。女子倒地后,行凶者仍不依不饶。

    这起案件,当时激发了很多悲伤、愤怒与恐惧的情绪,也引发了一系列讨论与争议。然而,大多数参与讨论的人,对这起案件背后的真相与细节都缺乏了解。

    因此,上海澎湃新闻19日发布题为《红谷滩杀人事件》的调查性报道,这篇调查性报道,披露了两个十分重要的真相。第一个真相,是死者与杀人者万小弟(化名)之间没有任何社会联系,沈芸确实是一起完全随机的暴力袭击的受害者,种种坊间传言的“犯罪动机”都是缺乏依据的臆测。

    第二个真相,则是万小弟从十四五岁起便表现出一系列异于常人的暴力倾向,并且在案发前正式被当地医院诊断为躁狂症——一种需要服药乃至住院治疗才能控制的严重精神疾病。

    903

    万小弟的残疾证,写着精神三级残疾。(图片来源:上海澎湃新闻)

    万小弟的母亲李桂英(化名)在他杀人十天前便察觉他不太对劲。那晚,她和丈夫万田(化名)坐在客厅看电视,万小弟突然冲进厨房,拿起刀要砍他自己,嘴里一边嘟囔“我活不成了,活不成了。”

    此外,万小弟持有“精神叁级残疾证”,《世界卫生组织残疾评定量表Ⅱ》定义精神叁级残疾为:“可以与人进行简单交流,能学习新事物,被动参与社交活动”,只是患者不管交流还是学习、社交能力都比一般人要差。

    32岁的万小弟未婚,做的最多的工作是保安。在他家可以看到3家不同物业公司的工作证或体检培训合格证。前同事眼中,除了“不太聪明”,没发现他有特别的异常,也不知道他有精神疾病。有认识人说他“不发病就和正常人没什么区别”。

    就目前来看,万小弟目前被南昌市东湖区检察院批捕,他对自己的犯罪行为供认不讳。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而警方暂未披露更多案情,此次案件与精神疾病有无关系至今是个谜团。

    在等待万小弟精神病司法鉴定结果的十多天里,沈家人反复在问,如果他真的有病,“女儿是不是就白死了?”

    这一报道一经发布再次引发网民舆论,所有人都把矛头指向了“精神病”犯罪,人们纷纷表态,患有精神病的人到底该不该逃开法律的制裁。

    微信截图_20190620144859

    网民评论截图

    《中国青年报》也刊文评红谷滩杀人事件,称精神病人杀人不该成为无解难题。

    该评论称从朴素正义感的角度出发,大多数人恐怕都无法接受一名杀人凶手在残忍夺去一条年轻生命之后,竟然可以不受法律惩罚。然而,由于精神病人在很多情况下都缺乏以理智作出判断的能力,根本不具备正常人的独立行为能力以及相应的可责性,几乎所有国家的法律都会为精神病人犯罪设立专门的刑事豁免原则。这就导致了一个十分现实的矛盾:当精神病人犯下残忍罪行时,社会大众对正义的朴素追求,便会和法律保护的普遍正义原则发生明显的冲突。

    这种冲突的存在,在一定程度上确实很难避免,但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在于:每一次这样的冲突,都会影响法律原则在公众心中的形象,和法律的权威。我们固然可以将这种矛盾视为一种无法规避的“制度成本”,默默接受这种矛盾的发生。但是, 人们也有必要思考,是否可以想办法优化与此相关的法律原则,或是在实践中以灵活的方式处理具体个案,从而尽可能减弱这种矛盾的尖锐程度,让法律更好地落实大众对正义的追求。

    此外,精神病人免担刑责,固然是一种对正义的通盘考虑,但与此同时,法律也必须充分考虑受害者理应得到充分补偿这个基本的正义需求。一名患有精神疾病的犯罪者,或许可以免于受到刑事处罚,但与此相应的是,犯罪者本人以及对其负有监护责任的家属,应当承担更多的民事赔偿责任,以弥补其免遭刑责对公平与正义造成的损害,补偿受害者受到的损失。如果法律在民事领域能够给受害者足够的补偿,同样有助于消除公众对保护精神病人的法律原则的不满。(完)

  • 相关新闻: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

中国健康世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06006962号 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