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重症医学科医生饶歆

发布日期:2020-02-06 10:33 来源:未知 浏览量:
  •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重症医学科医生饶歆

      2月3日晚,当记者拨通饶歆的电话时,他刚刚结束一天工作回到住地。电话那边的他,声音略显疲惫。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后,一张在重症隔离病房拄拐坚持工作的医生背影照,感动了无数人。照片里的主人公,正是饶歆。
      坚守岗位的“双拐医生”
      “我已经完全脱拐了,腿伤已经基本恢复。”在电话里,饶歆告诉记者。
      饶歆,是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重症医学科的一名医生,目前主要负责隔离病房的管理工作。2020年元旦过后不久,饶歆的一只脚意外扭伤。骨科医生建议饶歆卧床休息两个星期。但他在卧床4天后,便拄着拐杖回到了工作岗位。
      “当时我很着急,因为再过几天,我就要接替同事进入重症隔离病房。”在试着克服独自拄拐上下楼梯、回到住处等问题后,饶歆毅然决定重返岗位。
      “我仅仅只是脚崴而已,但病人更需要医生救治。院里已经确定好了工作方案,在这样一个特殊时期,奋战在一线,对我来说,义不容辞。”饶歆说。

      饶歆所在的重症医学科,承担了全院近八成危重病人的救治工作。疫情爆发后,科室一病区临时建立了重症隔离病房,其职责就是收治疑似或确诊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人。而其他两个病区主要收治新冠肺炎病毒核酸检测阴性的、从其他科室转过来的病人,即医学上初筛没有罹患新型冠状肺炎病毒的病人。
      在隔离病房值班,医护人员需要身穿密不透风的防护服,这加大了工作难度。在进入隔离区前,每位医护人员要在缓冲区穿上“三层衣”——先工作服、再隔离衣、最后防护服。由于腿脚不便,饶歆只能坐着穿、脱隔离衣,由于坐着会接触污染区的凳子,所以饶歆还必须多穿一件手术服阻隔。每次进出隔离室,饶歆都要比别人花更多时间,行动上也多有不便。
      为了防止将病毒带出隔离病房,房间里所有可能污染的物品都不可以带出。为此,饶歆特意在隔离病房放了一根拐杖,作上班时用;在隔离病房外放了一根拐杖,下班后用。这一举动,让他被同事戏称为“双拐医生”。
      重症患者的“守护卫士”
      当然,最具挑战的任务,还是对患者的救治。由于隔离病区的病床全部处于满员状态,这对医护人员的身心和心理都是巨大的挑战。比如,给一个150斤重的病人翻身,平时只要3到4个人,现在由于身处防护服,则需要平时两倍的人力。对患者的穿刺插管,也因为视野受限,需要更多精力才能完成。
      饶歆直言,在重症监护室从事医生工作九年,这是第一次直面如此严重的疫情。每天进入病房之后,饶歆与早班医护人员开始交接班、查房,逐一了解病人情况,并安排和布置当天的诊疗计划。此外,饶歆还需要时刻了解在岗人员健康,以避免交叉感染。

      “在这里,患者完全处在一个家属无法探视的陌生环境中,我们作为医护人员,不仅要承担救治者的重任,有时也要扮演家属的角色,时刻关注患者的心理状态。”饶歆说,看到隔离病区里的重症患者经过治疗病情好转,他也打心底感到高兴。
      同其他同事一样,饶歆已经连轴转很多天了,最长时间达36小时持续工作。这对于有脚伤的他,也是一次体力的挑战。但饶歆却说,整个科室有将近200名医护人员奋战在一线,自己只是坚守岗位的普通一员。
      “很多年轻护士和医生,老家在外地,一年见不到一次父母,他们原本计划在春节返乡,但是随着疫情蔓延,大家都主动选择坚守岗位,这些细节让我深受感动。”饶歆表示。
      最大心愿是打赢战役
      最近,饶歆刚从隔离病区换到非隔离病区工作,工作压力稍微减轻一点,这对他来说已是一个难得的喘息机会。饶歆告诉记者,再过一周,他将再次回到隔离病区参与管理。随着疫情的不断深入,隔离病房的重症病人会逐渐增多,病情也会更加复杂,对待这些病人的救治需要更多耐心。
      “我已经完全脱拐,再回去的话,身体上的负担就没有了。对于我们一线医生来说,新冠肺炎重症病人的救治和跟其他病毒性肺炎救治的流程是相似的,虽然目前尚无有效的特效药,但其实我们有比较丰富的治疗手段还是够的,大家对控制疫情还是要充满信心。”饶歆说,虽然现在疫情拐点还没有来临,但他对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充满信心。
      自从疫情爆发,饶歆一直没有回家住,只是在空闲时,和家人视频聊聊天,相互鼓励加油。
      “没有时间陪女儿打球,也没有办法辅导她功课。但只有大家好了,小家才能幸福。”饶歆说,自己最大的心愿,就是能打赢这场战役,尽快和家人团聚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

中国健康世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06006962号 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