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红辉:疫情防控下的治理改革与政策选择

发布日期:2020-03-23 10:59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量:
  •   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正牵动着全球经济的神经。面对不可避免的损失,我国通过一系列宏观、微观政策的迅速调整尽可能降低了对社会方方面面造成太大的冲击。但我们必须认识到,只有及时弥补疫情暴露出的短板与不足,才能换来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实质性进步。对此,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国家开发银行高级专家曹红辉在接受本报记者的专访中,就如何推动我国公共卫生和医疗服务体系改革提出了自己的思考。同时,针对后疫情时代的政策施力,他表示,短期内,只有加大投资才是稳增长的主要选项。“5G、数据中心、工业互联网、城际铁路和城市轨道交通、新能源汽车充电桩、人工智能、特高压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就成为必然选择。”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国家开发银行高级专家曹红辉

      ◆疫情将推动公共卫生防疫体系的改革

      《金融时报》记者: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时指出:“这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是对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一次大考。”尤其是公共卫生和传染病防治领域,一直是我国经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落后领域,甚至是盲点。您认为我们应该如何以改革的方式补齐这一短板?

      曹红辉:当前,百年不遇的新冠疫情暴露出多方面体制机制的问题,反映在社会治理、医疗卫生体系以及国家治理乃至国际合作等领域。为防疫这次大流行病,已经付出了巨大代价,绝不可浪费疫情带来的机遇,从中吸取经验教训,全面梳理各个领域的各类问题,乘机推动相关治理机制和社会管理的改革,促进医疗卫生的发展。

      首先,基层社区治理薄弱,社区管理功能单一,以行政管理职能为主。社区的自主治理能力低下,仍基本沿袭传统的居委会或村委会架构,依赖房地产开发商遗留的物业管理公司或传统的单位管理。社区服务的功能不足,信息收集与交流机制缺乏。对于庞大人口的迅速流动缺乏管理。社区管理人员素质不高,待遇较低。

      其次,疫情集中暴露出医药卫生体系的能力不足,体制性矛盾突出,结构性扭曲严重,人员缺乏与管理薄弱等问题。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基层预防与医疗体系薄弱,防止能力不足,难以实现以预防为主的医疗方针。社区医院形同虚设,功能薄弱,在这次疫情防控中的作用有限。二是医疗卫生体系重医疗,轻预防,形成上半身弱小,下半身过大的医疗资源分布结构。无论大病小病,患者都涌向三甲大医院,大医院不堪重负,尤其是疫情爆发后,患者集中到大医院求治,一床难求,交叉感染严重。总体上,财政对医药卫生的投入基数小,水平低。为弥补财政支持不足,大医院不得不以药物,或者以临床检查来养医,使得医疗费用居高不下。医与药分离改革业已推行多年,虽以行政手段压低药品价格,但也造成药品厂家放弃生产廉价药品,投入新药研发的动力减小。医保的支付压力巨大,优质医疗资源的供求矛盾激烈,医患矛盾突出。三是疾病控制系统建设薄弱,边缘化问题突出,地位尴尬,缺乏应有的法律地位,责权利不匹配,专业人才稀缺,人员流失严重。四是信息化、数据化程度低,临床、疾病控制中心、中医诊所及药店等医药卫生和健康管理机构的信息收集与传递不畅。五是医药研发体制缺陷突出,研发主体错位,以高校和研究机构主导的研发与市场需求脱节。

      再次,此次疫情发生虽然反映在医药卫生领域,但也暴露出与此相关的国家治理体制中的缺陷,因为医药卫生本身也是国家治理的重要组成部分。

      行政权力高度集中、垂直化特征导致信息传递链条太长,低层级官员出于利己动机,不愿承担公共卫生事件的风险与责任,对公共卫生常识缺也乏必要的认知,而且对于公共卫生风险与社会治理风险的理解存在偏差。因此,必定会在工作议程安排上做出利己的优先选择,掩饰自身的各种不足,将各类矛盾上交。

      信息传递链条过长的这种体制降低了公共卫生事件的信息传导效率,造成上下层级间的信息不对称与信息时滞,并诱发下级官员的投机性动机,引发逆向选择,导致决策及其执行的迟缓,提高社会成本和运行风险。为了弥补这一缺憾,往往采用巡视组、工作组等临时方式,实行一票否决和督办制。这固然有一定的优势,即集中一切资源,在短期内迅速解决突出问题,但也会诱致新的投机和形式主义,形成所谓懒政、堕政现象。根据依法治国的基本精神,如何明确各级政府、各个部门之间的权限边界与权责内涵,构建责权利相对称的治理结构,应成为今后完善治理的重要内容。

  • 相关新闻: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

中国健康世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06006962号 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